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千九百零七章 以身破冥土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命祖归来,举世震惊。

    消息在地狱界快速传播,从无量境的神王神尊,传到大神和寻常真神,继而,传到圣境修士间。

    天庭宇宙的俗世,亦闻知消息。

    在地狱界,命运的狂热信徒众多,皆向星空中叩拜,欲瞻仰命祖英姿。

    命运规则的活跃流动,使得黄泉星河各地,皆出现命运瑞光。有的大河化为十二彩,有的星球内部流淌出圣泉,星空中,生长出参天神木。

    做为底层修士,根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更不知道其中凶险。

    「嘭!嘭……」

    魁量皇徒有命祖神源,但被宫南风的十二色命运神目压制,难以调动其中的始祖神气。他肉身已被打爆七次,直至磨灭。

    在命祖面前,使用命祖神源,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魁量皇已不存在血肉之躯,只剩精神力念头,如同当初被关押在命运神殿的殒神岛主一般。

    魁量皇心惊胆寒,更胜当初在海石星坞遭遇昊天之时。

    命祖摆明是想临时之时,拉他陪葬,不顾一切要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换做别的时候,就算命祖再强,想要彻底杀死他,亦非易事。他的精神力念头,多如恒河沙数,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磨灭。

    但,今天不同。

    命祖完全可以将他拖入劫云,借元会劫将他带走。

    魁量皇心情沉重,目望星空深处,似在期待什么,或许是在期望有人现身营救。

    但,并没有。

    「都是自私自利之辈,根本不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。我今日若陨落,天姥、昊天之辈,就可腾出更多的精力对付尔等,雷罚和贝希就是你们的下场。」

    魁量皇精神力传向十方星海。

    继而,他积极自救,故技重施,身体爆开,化为十二条精神力念头长河,飞向天地间的各处。

    其中自然包括离恨天和虚无世界。

    但命祖对命运力量的感知,显然远胜当初的昊天,且,本天乃是天枢针,魁量皇这一招根本无法奏效。

    「你这是自寻死路。」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命祖就精准锁定蕴含魁量皇神心的那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,不理会逃走的其余十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,径直追上去。

    一旦失去神心,留下再多精神力念头,也渡不过下一次元会劫。

    而分走大量精神力念头的魁量皇,自然实力大损,哪里还能与宫南风抗衡?

    张若尘紧追在二人后面,看来一眼逃走的十一条精神力念头长河,发现凤天已经出手,将其中一条长河镇压。继而,她又追向了第二条精神力念头长河。

    九十二阶的精神力修士,堪比不灭无量巅峰的存在,分出的精神力念头长河也,可以说,每一条都蕴含无穷价值。

    张若尘没有理会魁量皇逃走的这些精神力念头,继续望向前方。发现魁量皇蕴含神心的本体,已逃到三途河流域的边缘地带,进入望冥白骨岭。

    「好一个不择手段的老狐狸,这是打算拉黄泉大帝下水?」张若尘暗道。

    魁量皇很清楚,自己是有活路的。

    第四道元会劫已经落下,接下来的劫雷,只会更强。

    命祖既要抵挡劫雷,又要杀他,哪有那么容易?

    现在,只能将更多的人牵扯进来,尽可能拖延时间。

    魁量皇和宫南风相继闯入望冥白骨岭,山岭中的灰雾被冲散,战斗的轰鸣声响起,继而山体崩塌。

    沉积上亿年的白骨,被掀上了天穹,在虚空中飘零。

    「哗啦啦。」

    黄泉大帝的怒吼声传出,继而,生死两重棺从无尽白骨中飞出,冲向漆黑无边的虚无世界。

    显然他也不敢招惹命祖,更不愿给魁量皇垫背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宫南风一掌斩断空间中的秩序纹路,落在生死两重棺上,将棺体打得变形,无数鬼气被磨灭。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追击重伤了的黄泉大帝,撞断望冥白骨岭,携排山倒海之气势,拦截魁量皇去路。

    仓惶间,魁量皇打出生灭灯。

    「嘭!」

    生灭灯被宫南风一拳打得光芒熄灭,坠入三途河。

    继而,施展出命运十二相中的虚实之力,探手十万里,隔空一把将魁量皇捏在了手中,道:「随我一起走吧!」

    再强大的修为,面对生死,也无法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魁量皇眼中惊恐,拼尽全力对抗,但身体还是被宫南风快速拉扯过去。

    「不,我绝不甘心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哗啦!」

    第五道劫雷,明亮炽热,从云中落下,击中宫南风。

    宫南风被劫雷淹没,本体天枢针发出一道轻微的裂响。

    毁灭力之强,雷光淹没了整个望冥白骨岭,将这座存在上亿年的山岭,几乎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地狱界从此少了一处重要的禁土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道劫雷强横道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本事抓住魁量皇的那只无形大手,被劈得爆开,令其脱身而去,飞向远处。

    「哈哈!天不绝我,天不绝我,命祖你如何与天斗?你以为自己掌握了命运,实际上,你一直都在被命运玩弄。」

    魁量皇在虚空中狂笑,那时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,也是对命祖的无情嘲讽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以后一定要更加尊重田地,更加信仰命运。

    望冥白骨岭之所以叫这个名字,乃是因为,站在山岭之巅,可以眺望远处星空中的幽冥炼狱。

    幽冥炼狱,如十八座重叠的大世界,被幽冥之气笼罩,像星空中的一座巨塔。越往下,世界越广阔,且幽冥之气越厚重。

    最后两三层世界,几乎与空间融合,变得模糊不清,再强的修为也无法使用神目将其看透。

    三途河在这里一分为十八。

    十八条支流,浩浩荡荡的涌入十八重幽冥世界,消失在雾中。

    这里,乃是中三族修士化冥的地方,是冥族最为重要的圣地,是孕育冥族修士的神巢。当然,这是指上面九重幽冥世界。

    下面九重幽冥世界,充满了各种未知和凶险。

    突然,魁量皇发现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,转头望去,当雷电散尽,宫南风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死在劫雷中。

    「怎么可能,这都杀不死你?」

    魁量皇再不敢笑了,驾驭满天阵法铭纹,逃向幽冥炼狱。

    宫南风登上残破的山脊,望向星空中宏伟磅礴的幽冥炼狱十八界,眼神复杂难明,自语念到:「兜兜转转一生,最终,又回到这里。这真就是命运的愚弄?」

    「唰!」

    一道明亮的箭光,从空间中飞出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空间剧烈震荡,出现一圈圈能量涟漪,扩散出去数亿里。

    张若尘在望冥白骨岭的残破山脊下方,都能感受到这一箭蕴含的毁天灭地威能,仿佛是上苍打向人间的力量,要灭这一方星空。

 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