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千九百一十六章 元道族老族皇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话,终究是要挑明的。

    就在白无常神殿的大殿中,元笙将一切都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关于「十二石人」和「大尊之诺」,便是元簌殷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得知此秘,她心神激荡,眼中充满异彩和急切,盯向张若尘问道:「十二位老族皇现在在你手中?」

    张若尘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但,沉默已经是回答。

    劫天坐在雕花扶椅上,脸上早已没有兴奋劲,抬起眼皮深深盯了元笙一眼,继而又看向元簌殷和张若尘,心中不知在盘算什么。

    他现在完全是被元笙架在了火上烤。

    元簌殷何等精明强干之辈,一眼便看出问题的关键所在,显然张若尘不愿交出十二位老族皇。

    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,她和元笙联手也未必是其对手,根本不可能强行营救。

    所以,她的目光,自然而然落到劫天身上。

    劫天干咳了两声,道:「既然是大尊当年的承诺,我们做为后辈子孙,若不遵从,岂不是……」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张若尘道:「大尊未必做了承诺,这一切,只是大冥山神乐师和仙乐师的一面之词。」

    劫天话锋一转,盯向元簌殷道:「这也是有可能的!」

    元簌殷眼神坚决,态度冷硬,道:「元道族老族皇乃是我父皇,既然他还活着,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今天我也要将他接回去。张劫,你到底什么态度?」

    劫天头疼不已,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岳父?

    劫天道:「簌殷,你先别激动嘛,大家都是一家人,完全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。张若尘,你看,可怜天下子女心,你自己也是为人子女的,你父亲被囚命运神殿,你不也想拼尽一切将其救出?相互理解,相互理解。」

    张若尘平静自若,道:「我当然能理解大长老的心情,若真只是家事,放人又如何?但,这真只是家事吗?」

    「我想问大长老和元族皇一句,太古十二族何时向上界发起全面战争?」

    这话一出,大殿内,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般。

    劫天完全明白张若尘为何不肯放人了,于是道:「这么大的事,恐怕不是元道族可以决定。」

    这看似是在帮元簌殷和元笙解围,实际上,却是在帮张若尘找了一个不放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张若尘扬声倒:「我知道!就是十二位老族皇回归的时候。」

    劫天和稀泥,道:「战争不好,一旦爆发全面战争,上界也好,下界也好,都会死很多人。而且,在幽暗深处还藏着一群处心积虑的灭世者,就等着我们自相残杀,相互削弱。这是亲者痛。仇者快!」

    「那我们太古十二族就活该世世代代活在黑暗之渊下面?被人称作诡兽?」元簌殷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元簌殷的身上,皆释放出神气,对冲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就变得剑拔弩张。….元笙没有料到张若尘态度如此坚决,也没有料到局势瞬间恶化,于是,连忙拦到元簌殷的身前。

    劫天也被吓了一跳,立即起身,大喝道:「你们要干什么?老夫还在这里呢,要战是不是?冲我来!张若尘,你给我坐下!」

    继而,劫天又瞪向元簌殷,道:「我和张若尘可从来没有说过太古十二族就该世世代代活在黑暗之渊,我们也没有将你们视为诡兽。」

    「张若尘说得对,十二族皇若是回归,下界必然发动全面战争,到时候你们两个能阻挡得住大势?这个千古罪名,我昆仑界张家不背。」

    「好!张劫,你牢牢记住今日的话,他日战场再见。我们走!」

    元簌殷性格刚烈,自知不是张若尘

    和劫天的对手,留在这里已没有任何意义。难道真要不惜一切代价出手?

    元笙暗暗松了一口气,还真有些怕大长老控制不住情绪,爆发战斗。

    那就不只是撕破脸,更是要决生死。

    她心中已经后悔了!

    「且慢!」

    张若尘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走到神殿门口的三人停下,元簌殷微微侧脸,道:「帝尘这是不打算放我们回下界了?也对,放虎归山,后患无穷,非枭雄所为。」

    「哗!」

    无数神劲气流,在元簌殷身上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元笙和元解一知道张若尘绝不是这样的人,但心中还是不免紧张。这里毕竟是上界,而且酆都鬼城就在附近,城中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劫天满脸无奈,正要开口劝说。

    却见,张若尘从空间中,将一尊全身裂纹的石人唤出。

    这石人高达数千丈,手持一根青铜柱,如山似岳般的挺立,释放着元道族的淡淡气息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尊石人,元簌殷锐利的眼神,渐渐变得柔和,继而,浮现出一层水雾。

 &nbs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