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七十二章 欲来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</strong>我目送着芸姨走进了辛夷的房间。

    大门合拢,围绕着辛夷房间的阵法流转,四角押阵之物带着微微的毫光亮起,那一根显眼的巨大图腾柱顶端,状入狐尾的皮毛无风自动,竟然带上了三分凄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再出来之时,恐怕神智已经不甚分明。所做一切全凭本能,你看准时机出手,切不可耽误。就守在那阵眼前的位置吧。”在进入房间之前,芸姨如是对我再次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何时才是出手时机?”我心中感觉复杂,可此时也不免紧张起来,如此的牺牲换来辛夷的苏醒,是容不得半点差错的。

    芸姨看了我一眼,只是说到:“你也算身经百战,该出手时自会把准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芸姨....”该有的交代已经说完,包括我师父那些事情,可看她就要进去,我还是忍不住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院中不知何时已经微雨,虽已是春,万物复苏,但新冒出的草芽儿旁还有着冬日凋零的植物残痕,莫名的应和今时今日,此时此刻....有新生,自然会有死亡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芸姨问到。

    我沉默半秒,开口问到:“就算牺牲你和辛叔,又有几分把握?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我就像一个到了最后一刻,还不肯放弃微末希望的傻瓜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至于几分把握我并不知,辛夷的情况是破天荒地的第一次,但愿平安吧。”芸姨冷静如初,仿佛之前和我交代时的情感流露只是我的一场幻觉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自然再无说下去的理由。

    芸姨望着院子,深吸了一口气,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,只是在关门的瞬间,留下莫名的一句:“竹林微雨日,再见人两隔。莫道此生已尽头,黄泉无绝期。”

    这,不就是芸姨最后的心事吗?我心中怅然,真的爱情无非也就是四个字——历久弥新而已,却有太多的人输在这四个字上。

    但当我从那四句道尽心事的词中回过神来,哪里还能看见芸姨的身影?有的只是这寂寞的雨声,紧闭的大门。

    门关上的瞬间,就如同关上了她生命的大门,关住了所有的爱恨情仇,嗔癫痴怨....

    我不知道辛夷的苏醒需要多久?只是惆怅的发了一会儿呆,心中放心不下,又去到辛姨的房间探望了一下辛姨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怕辛姨出事。

    所幸,辛姨还算平静,静静的坐在屋中,笼罩着一层悲伤,又顽强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有事,我要等着女儿苏醒的那一刻。”辛姨这样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句话不会假,心中微松,想要安慰也说不出什么来,只是捧着辛姨的双手,用力的握紧了一下,算是表达了所有的情绪,传达了自己想要给她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辛姨的声音透着一些乏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有打扰的理由,便走出了屋子,迎着绵绵的春雨,坐在了芸姨所说的,需要我守护的位置。

    微风,却是凉的透骨。

    我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,那是芸姨给我的师父之物,还是那个熟悉的牌子——zippo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师父这样做派的人,会喜欢这样的东西,前前后后收集了不下十几个,对于真正喜欢收集这打火机的人来说不算什么?但明阳门饭都快吃不起的境地,有十几个已经是着实不易。

    无意识的弹开了打火机的盖子,对于这个小东西我一点儿也不陌生,曾经混迹于俗世的日子,我也收集这个,我只觉得是我喜欢,事实上再直面自己,我明白那是我对师父的一种思念。

    这个打火机是师父送给芸姨的一个留恋,当时离他去镇守那处神秘之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芸姨借这个打火机给我说起了师父的往事,其实老头儿的一生无非两件大事,一是我和正川哥两个徒弟。

    二就是在收徒之前的那段属于他的飞扬不羁的岁月。那段岁月他在别的国度,有两个生死之交,身份是猎魔人。

    关于那段岁月,芸姨说的不算具体,但凭想象也能知道那一段岁月一定充斥着生死与友情,过得刺激且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在猎魔人的圈子里是有莫大名声的,他们说他是来自东方的神奇阵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世间都一直不太平,不管纷纷扰扰,国度几度变迁。我华夏一直是值得羡慕的安宁,感谢老祖宗为我们做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扯远了,我只是想告诉你。那个时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