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九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医生告诉刘子昂,那心电图的波动并非是患者的自主意识,可能是疼痛,或者其他原因造成的心律不齐。

    但刘子昂并不信这一套,他坚信那是华彬因为害怕多吃多占的事情穿帮而做出的反应。

    所以,第二天刘子昂开始了他的‘救援行动’,当然是怀着悲痛的心情,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沈艺馨与王欣逸这对双胞胎姐妹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,虽然刘子昂通知她们的时候描述了一下情况,但一进门看到如焦炭般的华彬,王欣逸顿时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但平时柔弱,之前还需要妹妹处处照顾保护的沈艺馨,再次展现出来了她强硬的一面,她非但没有晕倒,甚至都没有哭,冷静得就像机器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主动找大夫询问了华彬的情况,现在华彬已经不只是烧伤那么简单了,伤口在发言,高烧不退,器官也在衰竭,情况非常危险,随时都会死亡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自己用药吗?”沈艺馨平静的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医生点头道,现在干什么都行,什么偏方,灵丹,甚至跳大神,招魂都可以。

    沈艺馨二话不说转身就走,回去配药了,下午回来,先用华彬的一只手做实验,敷上了她调配的药草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沈艺馨都没有哭,平静地可怕,只对华彬说了一句:“只要我活着,我就一定会治好你。”

    刘子昂一惊,他心里无比的后悔,真不应该把他们叫来,王欣逸到现在还没苏醒,急火攻心,而沈艺馨这话反过来的意思就是,如果华彬死了,她也不活了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这看似柔弱的女人竟然如此刚烈,今时今日哪还有殉情的人了,沈艺馨可谓至情至圣。

    沈艺馨一连来了三天,直到发现她的草药没有效果后,对刘子昂说:“刘大哥,我最近要远行去采药,这里麻烦你多照顾了,妹妹我送回国医馆了,以后请不要让她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子昂郑重的点头,这里是军方最高级的医院,是大首长的专属医院,还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,只是沈艺馨这一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,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再见面。

    但这样也好,让她带着希望离开,免得痛苦。

    刘子昂没有放弃,既然开始了就不会停下。

    接下来,被解救出的华彬的父母和妹妹来了,他们哭得撕心裂肺,肝肠寸断,但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随后,郑丽英来了,她也没有哭,反而微笑的坐在华彬身边,还拎了两瓶啤酒,给他讲起了一些趣闻趣事儿,就好像在喝酒闲聊一样,状态非常的轻松,但刘子昂知道她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在他们之后,刘子昂又请来了艾心,这个大明星正在全球巡演中,没有通知任何人就跑了,现场的主持人还傻呵呵的宣布演出开始了,数万人欢呼了十多分钟才发现,艾心根本没出现。

    清纯美丽的大明星是带着吉他来了,同样没有哭,坐在华彬的身边,轻轻的弹唱,唱那初恋的往事,唱那童年的记忆。

    弄优美动听的旋律,那动人的歌词,那甜美的人儿,一切是那么的美好,刘子昂恍惚间看到了一对少男少女在操场上偷偷手拉手,在放学路上并肩走。

    甜美的歌声中带着无尽的思念与追忆,忧伤婉转,浓如酒,甜如蜜,让人不自禁的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艾心走后,花慕蓝来了,同样没有哭。

    而且她是有备而来,带着一份发言稿,坐在华彬身边,声情并茂的读着。

    这是她获得本年度十大杰出青年之后,在整个司法系统内做先进事迹报告的演讲稿,她有今日的成就与华彬密不可分,也是华彬一直期待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热爱,我甘于寂寞;因为热爱,我渴望面对和挑困难;因为热爱,我有决战决胜的勇气。身为一名人民警察,我一腔热忱献给警察事业……”

    花慕蓝走后,吴颖娴来了,这个女人坐在华彬身边,不说不动,不吃不喝,目不转睛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他,盯着那如焦尸一般的爱人,没有任何波动,仿佛就此变成了望夫石。

    刘子昂是这一切的见证者,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否正确,但他的眼睛都快哭瞎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为什么这些女人都没有哭,他们就像平时一样,把华彬当成好人一样的对待,一切如常,因为她们心里坚信华彬一定会好起来的。

    吴颖娴走后,凤凰从美国赶了回来,不仅是她自己,还有几个美国专家,是专门搞尸体冰冻的,凤凰对华彬说:“不管是三十年,五十年,还是一百年,我都等你,你放心,冰冻的过程一点都不痛苦,只需要三步,把冰箱门打开,把你塞进去,再把冰箱门关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个个女人,一幕幕的情感大戏,让刘子昂领略了真正的爱情,他不想再继续下去了,他怕自己会是第一个崩溃的人。

    但常言道,宁落一群,不落一人,既然开始了,就要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的管伶俐没有来,因为管伶俐怀孕了,刘子昂立刻把这件事儿隐瞒了起来,大姑娘怀孕不易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可负担不起。

    最后还有一位那就是梁敏莹,梁敏莹来了,不过不是来这里,而是隔壁对外开放的大楼,三楼妇产科,她马上就要生了!

    孩子顺利降生了,男孩,六斤七两,身体健康,与华彬有七八分相似,虎头虎脑的,在襁褓中扭动着,很是不安分,活脱脱的就是华彬翻版。

    出生后的第三天,梁敏莹就抱着孩子出现在了那真空罩旁,没有什么大喜大悲,一切都很平常,就像普通的一家三口过日子,梁敏莹就在华彬身边哄孩子,哺乳,那画面让刘子昂的心都碎了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的小宝宝睡了,梁敏莹找来一辆婴儿床,将还在放在里面,与华彬并排,她面带微笑的看着孩子,看看丈夫,轻柔的说:“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!”

    刘子昂紧紧的闭上双眼,真的无法再看下去了,感觉心都裂开了,热乎乎的鲜血在奔涌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梁敏莹趴在真空罩上睡着了,而那刚出生三天的小宝宝却醒了,小家伙不哭不闹,自己踢腾着小腿,不安分的乱动,纯净如宝石般大眼睛滴溜乱转。

    小家伙似有所感,忽然从襁褓中伸出了白白胖胖的小手。

    因为沈艺馨的治疗,院方特殊改动了真空罩,让华彬的一只手伸在外面。

    此时,那小家伙也伸出了手,他们父子并排在一起,小手正好碰到了那焦黑的大手,白嫩的小手轻轻攥住了华彬的一根手指,怎么也不松手。

    ‘咔嚓’,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响传来,华彬手上那焦黑的死皮忽然裂开了,露出了里面白的发粉的嫩肉……

    炼虚合道,妙哉忘形,无人无我,混沌中有一点真气,身热如火,心冷如冰,气行如泉,神静如狱。虚其身心,去其作用,而听诸大道,自然之运行。是我非我,是虚非虚,造化运旋,人能达到忘形地位,阳神与太虚同体,谓之炼心。

    阳神无像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