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80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王倩和毛玲玲也很意外纳兰栀难得这样对待一个人,在她们的认识里,纳兰栀即便是寡言,看上去比较冷淡,但这么不给人面子,也是第一次。询问纳兰栀得不到回复,两个人自动认为应该是那个伊娃哪里惹到了纳兰栀。

    决赛之时,离新年只有两天了,纳兰栀第一次体会到过年回不了家的感受,难受了一会儿,强迫自己把心思放在决赛上。

    国内对比赛的热度也不高,这个冬泳赛不是国际大比赛,这个时候正值新年期间,国外已经过了圣诞。

    y国媒体对此热度很高,每场比赛都有大部分人来观看。

    决赛前,纳兰栀做足了热身,特意多做了一组深蹲拉膝盖。膝盖较之之前已经灵活了许多,休息了一会儿就要上场了。

    决赛看得人最多,y国人很热爱体育,足球是他们的最爱。但y国人观看体育赛的习惯不大好,看台上扔垃圾爆粗口谩骂是常有的事情,足球流氓也是臭名远昭的。

    纳兰栀从后面走出来,热情的y国人同样也给予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站上跳台,纳兰栀往台上望了望,深呼吸,把泳镜戴上。

    “预备。”

    纳兰栀弯腰,双手碰到脚背。

    “叮~”

    纳兰栀用力跳起,以一个弧度跃入水中,双腿摆动两下,增加前进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一次伊娃游在了最前面,另一个e国选手也赶在纳兰栀前面。

    “伊娃和罗妮都游在了纳兰栀前面,很好,如果能继续维持下去就更好。”涅夫斯基捏着矿泉水瓶,激动地捏爆了矿泉水瓶。

    罗妮后继不足,在第一个转身的时候就被纳兰栀超过,纳兰栀今天的速度很稳定,刚开始不快,但到后来也不慢。

    第三个五十米处,纳兰栀直接开始加速,伊娃的第一名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“伊娃,伊娃,快点,再快点。”涅夫斯基大叫,双目瞪大,手上的青筋爆出。

    伊娃游得很艰难,她顾不得多少,望着边上露出来的人头,伊娃只有奋力追赶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转身了!

    纳兰栀翻身,用力压缩自己的双腿,压缩到最后的一瞬间弹出,周身的水流急速流动,一瞬间赶超了前面的伊娃。

    等到速度下滑,纳兰栀双手开始划动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人都站了起来,场上的呼喊一声高过一声,能加速的选手都努力地加速中,纳兰栀以微弱的优势领先伊娃。

    最后十米,纳兰栀和伊娃的距离再次拉开一点,维持到结束。

    纳兰栀站起来,摸了摸膝盖,并无不适,把墨镜拿开,纳兰栀爬上岸,记者已经在边上喊了,请纳兰栀过去采访。

    纳兰栀去冲了个澡,王倩拿着浴巾和外套在出口处等她,由于关节炎,纳兰栀把腿上的水擦干,把护膝戴上。

    首先接受的是央视的记者采访。

    “纳兰栀,恭喜你又夺得一枚金牌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纳兰栀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很关心你的伤,昨天你半决赛游了第二,是受关节炎影响吗?”摄影师把镜头下移,落在纳兰栀的膝盖上。

    纳兰栀摇摇头:“关节炎已经好了很多了,昨天只是没有状态。谢谢大家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在国外比赛不能回国过年了,想家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的采访会在节目上播出的对吗?”纳兰栀看了看记者,又看了看摄影师。

    记者立即接话道:“对,有什么话想对家里人说吗?”

    “新年快乐,很抱歉没能和你们一起过年,希望大家都高兴。”纳兰栀简洁地做了个新年祝福。

    这一枚金牌完全打消了前几天伤病的传闻,告诉了大家,就算我有关节炎,我依然是第一。

    伊娃情绪很不稳定,白着一张脸,“为什么!她不是人,明明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够了,伊娃!”涅夫斯基打断她,以免她多说了露陷,“过去了就过去吧,乖女孩,你是银牌,我们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伊娃丧气地垂下手,机会?下次是什么时候,奥运会吗?她使用了兴奋剂都没办法超过的人,她是怪物吗?还是,她也使用了兴奋剂?

    团体赛还有几天才开始,纳兰栀就陷入了闲暇,国内年三十的当天,国外比赛照旧,国家队为选手们特意准备了丰盛一点晚餐。

    纳兰栀心情低落,没吃几口,就找了个借口回自己房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纳兰栀有些落寞,她环抱着自己的双腿,试图寻找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了,纳兰栀看着屏幕上的名字,有些挣扎,上次争吵之后,她就没有和傅致诚联系过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阿栀,除夕夜了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纳兰栀眼睛和鼻子都酸酸的,除夕夜了,可是她只有一个人。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“想家吗?”

    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吗?”

    ......“想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看看月亮。”

    纳兰栀穿上拖鞋,拉开落地窗的窗帘,天空中的月亮被几朵乌云遮盖了,时隐时现,当自己感同身受的时候,对古代的诗人那股矫情也理解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圆吗?亮吗?”

    纳兰栀:“很圆很亮。”

    纳兰栀可以听见对面轻笑声。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