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5章 调虎离山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看清款款而来的身影,惋芷惊喜喊了声‘明婳’,便开始打量她,李明婳则走到圆桌前直接坐下。

    惋芷见她精神比前些日子见时更好些,只是身上那股凌厉的强势气息还是化不了。

    李明婳任她打量,朝她笑,那凌厉就散去许多,可眉宇间还是那样清冷。“许久不见我,被我的美貌又迷惑住了?”

    还会开玩笑,比那天冷冷的吓人好多了。

    上回她去信后一直没有收到回信,便也不打扰,如今真真见着人一颗心才算是踏实。

    惋芷搁了汤匙,也笑道:“是啊是啊,你最好看了,一眼就勾走了人的魂。”

    “嘴变甜了。”李明婳又笑笑,“家里都打点好了,我才抽的空出来,不过也是坐会就得回去,不放心轩哥儿。你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惋芷听着就要请她到西次间说话,玉桂忙道:“夫人,您早饭没用几口,一会得饿着。”

    惋芷斜了玉桂一眼,看得她直缩脑袋,李明婳却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,端到西次间,让她边吃边说。反正我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玉桂感激的朝李氏屈膝,惋芷没有办法,只得随便她们。

    李明婳却是跟玉桂心有灵犀似的,净往她碟子里添她不喜欢吃的,她碍于情面又不能拒绝,只得慢吞吞全吃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儿出豆是与我那继子媳妇有关。”

    惋芷正在喝茶想去去嘴里的油腻,李明婳突然来这么一句险些忘记咽下去。

    正惊讶不已,她又已伏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,惋芷整张脸都红了表情还很尴尬又很担忧,嚅着唇良久才低低问一句:“俞大人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自然有过的。”李明婳懒懒瞥她一眼,“男人听得这种事第一反应都会认为是女人的错,为此他还挨我一刀,不然你以为俞府为何戒严好一阵。”

    挨了一刀?

    他们夫妻俩还动刀了?!

    惋芷眼中闪过惶色,忙去拉了她手。“他是武夫,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他!你可有受伤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受伤,你该早听到俞府被人一把火烧了。”李明婳呵呵一笑,“所以男人啊,该治得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拍了拍惋芷的手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我该走了,继子媳妇突然急病去了,正要搭灵堂呢,我去看看热闹去。”

    接x而来的事实打得惋芷有些措手不急,忙扶着桌沿也站起来,担忧的喊她。“明婳……”

    李明婳回头朝她笑,“你别想太多,我很好,与俞宇森也很好,我们都会过很好的。我只是憋在心里不舒服,也只能找你说了,说过后也就好了。对了,你家那位好像和我家那个达成了什么共识,以后我到这来他再不敢吭一声的。”

    那添了清冷的美丽女子风一阵的来,风一阵的又走了。

    惋芷坐在炕上透过窗扇看她渐远的背影,心里有些说不出滋味来。

    这是她再一次感受到后宅女人因私心而扭曲的疯狂。

    居然陷害自己丈夫与继婆婆有染,还下那种狠手,连丈夫都一同想除去,让公公以后只扶持孙儿。她想想都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若不是轩哥儿福大命大,真是不敢想,俞家分了家也是好的……惋芷视线落在廊外美人蕉红的黄的花瓣上,看着高高的□□随风摆了摆,她心里又打了个突。

    俞大人的嫡子被分了出去,难道只是因为那媳妇的事,若只是那媳妇的构陷,俞大人应该不会这样分家的。莫不是那俞大人嫡子真的有窥明婳的心思?!

    惋芷想得心直跳,有些明白为何李明婳会愤怒到真动了刀,她吃惊好大会才敛了神思,将李明婳今日所说的每一次话与猜想都烂到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六月初,秦勇回了京。

    本就高大的壮汉越发强壮,皮肤也晒成小麦色,一身劲装显得他身上肌肉线条特别明显,让人光是看就能感受到内中蕴含着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上来就要先给徐禹谦、惋芷行礼,让徐四爷给拦下了,惋芷还笑眯眯喊他一句秦大人,让他直不好意思的挠头。

    陈虎在边上吃糖,悠悠说了句:“总是一副怂样。”言毕还挑衅朝他冷笑。

    两人险些在书房就要打起来,明叔照头就给两人一下。

    晚间徐禹谦与一众亲信给秦勇接风洗尘,在前院热闹到二更天,郑二老爷不知从哪儿溜完回府,居然也跑去乐呵呵在边上蹭起吃来。

    惋芷听到自家舅舅与一众侍卫拼酒干倒一片,揉了揉额头,就这样酒荤不戒的人当初怎么想着要出来家的!

    徐禹谦也陪着喝了不少,便在书房沐浴后才回的屋,只是他才掀了被子,惋芷还是醒过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