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番外一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史书有载, 昌和十年, 帝巡狩于北,驻跸朔方城半月, 会秦帝,猎于郊。得鹿一头,狼五匹,兔、狸各二。

    帝设宴款秦帝。

    宴上,帝击节而歌, 秦帝仗剑起舞。

    昔中原逐鹿, 决战长安,距今十载。

    帝一统南北, 治于中原;秦帝退入草原,驱胡于北。

    今二帝会朔方,郊猎宴饮,英雄相惜, 未见龃龉。

    世人有云:明君治世, 英主在位,盛世可期。

    这段记载见于《汉书》卷一, 《帝纪·宣帝》。著书者为中书令郗超, 侍中贾秉以及后来的汉丞相荀宥。

    这卷帝纪不只录下桓汉开国皇帝桓容的生平, 更囊括了当时草原和西域的政权交叠, 尤其是对秦国的记载, 成为后世史学家研究这段历史的重要依据。

    秦氏离开中原后, 并未就此衰落。麾下铁骑横扫漠北, 踏平欧陆,建立的帝国横跨欧亚大陆,最远达到非洲,国力之强盛,不亚于海陆并举的桓汉王朝。

    然而,秦国史书的记载,多着墨于秦钺登基之后。在他之前,关于秦璟秦玖等人的记载,都是少之又少。尤其是秦氏退出中原的经过,近乎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后世人想要追溯这段历史,反而要翻开桓汉史书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桓汉史书的记载多有偏重,无法复原当时的详细情形。唯一能够确定的是,在汉军同秦军的最后一战中,秦钺曾入汉军大营。

    经过多番推敲,有史学家提出,当时,正是秦钺同汉帝谈判,承诺秦氏让出长安,退出中原,才有了之后的一系列发展。

    如果事实真是如此,秦国史书故意略去这段记载,就完全可以说得通。

    无论后来的秦国是如何强盛,疆域是如何广大,秦钺登基称帝,这段历史都不可能见于史书。即使他本人不在意,记录的史官也会加以考量。

    于是乎,秦国史官采用春秋笔法,三言两语,将秦氏退出长安的经过一带而过。

    两国已经修好,会盟多年,桓汉史官自然不会故意找人别扭,在这段记载上,同样用了春秋笔法,并未着墨太多。

    偏偏越是模糊,越让人生出求知欲。

    后世有不少史学家,一生都在钻研秦璟在位期间的历史。尤其是长安之战的经过,谜团实在太多,想忽略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多年下来,众人解开的线索不多,发现的问题却是不少。

    其中,秦璟和桓容的私人情谊,成为让人最感兴趣的一点。

    没有改朝换代之前,秦氏雄踞于北,桓容身为晋臣,并没有出现太多交集的条件。

    此外,桓容文臣出仕,少时屡得大儒夸赞;秦璟年少征战沙场,杀人无算,性格行事都是南辕北辙。这样的两个人彼此赏识,甚至结下深厚情谊,虽不至于让人跌破眼镜,却也是在是出乎预料。

    其后,司马氏禅位,桓容建制称帝,桓汉代晋。秦氏横扫北地,入主长安。两国政权并立,都有统一天下之志,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