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番外一 明秋如歌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大雪茫茫,远天一色。

    一身道装的单薄孩童站在雪地里,一下一下地挥舞着手里的木剑,虽然只是最基础的动作,一张小脸上却格外认真,纷纷扬扬的雪花将他整个人都染成了白色,又被他身上的热气蒸发,化成水汽,远远看来,倒像是个小仙童。

    “啪!”就在这时,一个雪球斜刺里飞过来,刚好卡着两下挥剑的空隙,砸在孩童脸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孩童被砸得倒退两步,一屁股坐在雪堆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不远处的树上传来清脆的笑声。

    孩童一抬头,只见高高的树杈上,女孩儿一身红衣映着白雪,坐在最细的枝丫上,随风上下晃荡着,刚刚长开的眉眼出落得明**人,笑得恣意飞扬。

    “哎,是你师父让你带我玩的,你就这么练剑有什么意思。”少女笑眯眯地掂着手里的雪球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早课没做完。”孩童提着木剑,果断转身准备换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啊。”少女一挑眉,手一扬,雪球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孩童明显是想躲的,不过这雪球来势刁钻古怪,明显是丢暗器的手法,对她一个刚刚开始习武,连一套步法都没练熟的孩子来说,要躲也实在太难了,不一会儿,浑身头发衣服都湿淋淋地往下滴水。

    痛倒是不痛,就是觉得委屈。笑起来这么好看的小姐姐,原来也和山门里那些师兄是一样的吗?

    “哎哎,不是这样就哭了吧?”少女一跃下地,脸上带着一丝苦恼,嘀咕道,“你还是男孩子呢,我师父教我轻功那时候都是用石头丢我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哭!”孩童睁大眼睛狠狠地瞪她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没哭,就是变成一只红眼睛小兔子。”少女笑嘻嘻地,背在身后的手往前一伸,举着两串红艳艳的冰糖葫芦,“吃不吃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孩童很有骨气地一扭头。

    “很好吃的。”少女不由分说,一串冰糖葫芦塞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孩童翻着白眼,为了让自己不被噎死,只能咬下一颗——随即,整张脸都泛青了。

    酸!太酸了!这是人吃的吗!

    “好吃吧?看你都幸福哭了。”少女舔着另一串冰糖葫芦点头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一口气吞一百根冰糖葫芦——孩童在心里暗自发誓。

    ·

    雪花继续纷扬飘洒,然而,眼前一花,却只剩一片空茫。

    皑皑白雪,就是月影峰上仅有的颜色。

    “喻师叔,门内大比已经开始了。”两个年轻弟子走过来,恭谨地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喻明秋点头,一步步走向山下,所过之处,无痕无迹,连一丝脚印都没有,看得来通传的两个少年一脸的敬佩艳羡。

    “喻师叔看起来这么年轻,好厉害啊!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练到这样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喻师叔十年前回山后就接任了守剑长老,一步都没下过月影峰,一直在闭关修炼呢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么厉害,这是要修炼成仙呢!对了,那这次门内大比……”

    “喻师叔的徒弟终于要参加大比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缺席八年大比的师兄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时候还不用轻功,走的话赶不及了吧?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顿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喻明秋听在耳中,一声哂笑,脸上毫无波动。

    自从掌教坐化,玄净接任掌教,他回山奔丧,就一直留在了月影峰调教徒弟,这一晃,就已经过了十年。

    或许是道家内力精深,他刺客看上去和十年前也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只是眼神从昔日的清澈慢慢沉淀成了如今的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不疾不徐地下了月影峰,从正门走进青城观大殿,沿途的弟子甚至有想拦阻的,却被年长的师兄们拉住普及这位的身份。

    在一片稀稀落落的问好声中,一身最普通的白色道袍的喻明秋跨进大殿。

    “打得好!揍得再重一点!”演武场边上却传来一个少女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呯!”一个三十多岁的道士飞了出来,砸进周围的人群里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主位上传来玄净欣慰的声音,“这次门内大比的第一名便是月影峰守剑一脉弟子,祁君。”

    大殿里安静了一会儿,才开始响起零零落落的掌声。

    要说输了的弟子倒也不是不服,毕竟真是自己技不如人,无话可说,可你赢了就赢了,居然带了个漂亮姑娘旁若无人地在旁边助威——就算你是俗家弟子也太过分了好不好!

    “师父!”一对少年男女从人群中走过来,少年恭恭敬敬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喻明秋点了点头,目光又落到他身边的红衣少女身上,带了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“喻叔,为什么我不能上啊!”红衣少女已经蹦了过来,亲昵地挽着喻明秋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青城观弟子。”喻明秋一声嗤笑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……嗯,踢馆!”红衣少女一挺胸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同意吗?”喻明秋反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少女一噘嘴,顿时泄了气。

    喻明秋轻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祁君习武的资质只能说中上,可祁家因为受祁展天牵连三代不得科举,在祁君坚决请求下,秦绾思考半晌,才把他送到了月影峰,因为道家的心法是最中正平和不挑资质的,即便练不成顶尖高手,却也能有所成就。

    好在祁君的根骨虽然不是最上等,但悟性高,心性坚定,十年下来,倒也真练出成绩来。

    当然,和他身边的李昭是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要说祁君的天资只是中上,那天生纯阳之体的李昭就是百年难遇的妖孽,炎阳七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