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番外三 盛唐蝶影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鸣剑山庄。

    十年之约期满,鸣剑山庄尘封的正门重新开启,而这一年,又恰逢唐默八十大寿,间隔十年的英雄宴自然是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尤其,如今西秦、南楚、东华之地一统,只余下北燕苟延残喘,对于江湖人来说,来往各地也方便了不少,通关路引简单了不说,银票也变成通用,更不用担心一不小心就陷进通敌之类的大事里去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一次的英雄宴,尤其隆重。

    不仅是各大门派、世家有派人来贺寿,更有不少江湖上的成名人物,连南宫廉都亲身到访,别说是当年得过唐家指点过的人了,还是早一步回来的唐英才安排得妥妥当当。

    当然,在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疑问:那个人……会不会来?

    而此刻的后院,和前面不同,确实一派宁静。

    “那里就是当年墨前辈和爷爷比武的演武堂了,不过爹是不是也太懒了,一点儿都没修好啊。”唐少陵啧啧摇头。

    身边的蝶衣只是微笑,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,只是年少时的锐气内敛,更显得端庄温婉。反倒是她手里牵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儿,一身杏黄色的衣裙,袖口裙摆都用金线绣着大朵的芍药,一整套明珠首饰熠熠生辉,腰间挂了一把短剑,张扬得让人侧目。

    “何必要修,以后就是古迹了。”唐演和欧阳鹭携手走过来,虽是板着脸,缺掩饰不住眼底的喜色。

    唐少陵干咳了两声,拎起小姑娘放在前面:“叫爷爷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好,奶奶好。”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,脆生生地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唐演和欧阳鹭对望了一眼——唐少陵和蝶衣……生不出这么大的女儿吧?而且这些年的书信也没说他们有孩子?

    “我叫李昭。”小姑娘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胡闹。”唐演简直想抽死这个不省心的儿子。别说这位已经册封公主了,就算她只是秦绾的女儿,这称呼也不对吧!

    “昭儿除了祭祖就没叫过祖父祖母,你俩将就一下。”唐少陵不在意地道。

    唐演哭笑不得,这也是能将就的吗?

    倒是李昭毫不怕生,拽着欧阳鹭的袖子,三言两语就把人逗笑了,欧阳鹭身上一时没有小女孩能戴的首饰,干脆直接扯了唐演腰上的玉佩塞进李昭手里,嘱咐道:“这个是唐家的标志,以后在外面要人帮忙的时候,就把它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奶奶。”李昭笑弯了眼睛。

    蝶衣这才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欧阳鹭赶紧扶起,不由得湿润了眼眶。

    唐少陵一走七年,连大婚都只有唐英代替高堂,如今终于能带着妻子回家,她激动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父亲在里面等着你们呢,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唐少陵握住了蝶衣的手往里走,李昭背着双手,蹦蹦跳跳地跟在后面,倒也像极了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欧阳鹭擦了擦眼角,重新带上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别难过,不是回来了吗?”唐演终于放缓了紧绷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一直担忧儿子的婚事,到底什么样的姑娘才能和他相伴一生?大家闺秀怕是根本管束不住他,江湖侠女又有谁受得了他那个我行我素,从来不会体贴迁就的脾气?怕不是几天就要吵到合离。如今看到蝶衣,恍然惊觉,或许这世上真是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沈蝶衣性情温和却有男儿的杀伐果断,貌似柔弱可心如钢铁般坚强。她能包容唐少陵的所有坏脾气而不伤及己身,反而能以柔克刚,果然是最般配不过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知道当年唐少陵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娶她,然而,七年相处,谁说不可以日久生情?

    走进屋内的时候,就见唐默笑眯眯地将李昭搂在怀里,正和坐在下首的唐少陵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蝶衣偶尔添一添茶,仿佛完全没有分离七年的生疏。

    “父亲,时间差不多了。”唐演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夫妻俩先出去招呼客人。”唐默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把这丫头带去认认人。”唐少陵顺手抓着李昭扔过去。

    唐演……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就算是你的亲外甥女,可这小姑娘是整个大陆最尊贵的几人之一啊,这也够心大的。

    “在自己家里还能出什么事不成。”唐少陵撇嘴,顿了顿又道,“再说,爹你可别被她骗了,这小丫头在我手里都能撑十几招,普通人招惹她,是上赶着找死呢。”

    唐演震惊地低头,正对上小姑娘一双无辜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绾儿的女儿呢。”欧阳鹭轻笑。

    “曾祖父、舅舅舅母,那我去找师父啦!”李昭快乐地挥手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。”唐少陵一脸嫌弃地挥手,“刚好让沈醉疏把你捎回去,当了两年的跟屁虫了,烦!”

    李昭吐吐舌头,朝他扮了个鬼脸,拉着欧阳鹭的手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两年都跟着少陵在外面吗?”唐演一边走,一边若有所思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就几个月回家一趟。”李昭点头,笑眯眯地道,“前几天舅舅才带我从大漠回来,途中还遇见两拨沙匪呢。”

    唐演想了想,又不禁感叹。

    李暄和秦绾对这个女儿的教养可不简单啊,慕容流雪教导琴棋书画诗歌词赋,沈醉疏带她从市井底层看平凡百姓的人生百态,再由唐少陵领她入江湖感受刀光剑影快意恩仇,便是真正的皇储,恐怕也没有这般用心良苦了。

    走进宴客的大厅,原本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一下,然后便是此起彼落打招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母!”李昭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