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零五章 开诚布公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二百零五章开诚布公听到柱子报喜,说何芳菲愿意嫁给他。 纪闫鑫大感意外,完全出乎意料,他面色严肃,说:”好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爸,您怎么满脸不痛快?”柱子心中忐忑,一脸疑惑:“您不是说过,只要芳菲肯嫁给我,您就没意见么,莫非,您反悔了?”

    纪闫鑫淡淡一笑,安慰道:“你想多了,你爹我是那种说话不算数,出尔反尔的人么?结婚是人生一件大事,得精心准备,不可操之过急!”

    柱子怎么听,都觉得父亲话中有话,透着不悦,他强调道:“不管怎样,我都非娶何芳菲不可,若是错过了她,我这辈子都不会娶旁人……到时候断了香火,您可别怨我!”

    “柱子,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固执己见?我有说阻止你们结婚么?去吧,我会安排下去,替你们张罗婚事!”纪闫鑫心中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原本,纪闫鑫指望何芳菲一口拒绝柱子,事情便不了了之,柱子遭受打击,也只是一时,很快就会过去;可她居然答应了,一切就变得不再简单,柱子即将面临的,大有可能是一生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爸,那您可要记得,婚礼要隆重些,我要风风光光娶芳菲,不能让她受丝毫委屈!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柱子欢快雀跃的奔跑而去。

    纪闫鑫望着柱子远去的背影,内心疼痛不已,直至今日,柱子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一无所知,还梦想着传宗接代。

    纪闫鑫心想:哪个生理不健全的男人走进婚姻,能够得到幸福?像何芳菲强势、自私那样的女人,怎会真心接纳生理机能障碍的柱子?很快,柱子满满的憧憬,都将会被现实击碎,伤得体无完肤;我这做父亲的,怎能眼睁睁看着他跳进火坑,而不拉住他?可,柱子那犟牛脾气,如何能回心转意!

    纪闫鑫内心纠结不已,先柱子一步跌入了困惑,他觉得,身为父亲,在这样的关键时刻,必须做些什么,而不是自欺欺人用虚伪的笑容将儿子推向深渊。

    冥思苦想之下,纪闫鑫心生一计,命人将纪闫坤唤到书房。

    从G省省城返回来之后,纪闫坤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状态,忽闻大哥找他,心觉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大事。一进门,他就急不可耐的问道:“大哥,有啥重要事交代我去办?”

    “的确有一件大事,你得办得妥妥当当,千万不能有任何纰漏!”纪闫鑫神情复杂,纪闫坤心中一紧,回道:“大哥放心,我一定小心谨慎!”

    “你用不着这副紧张的表情,像是天塌了似的!何芳菲答应嫁给柱子了,你领着柱子出去采办,他怎么喜欢怎么来!”本是大喜事,纪闫坤却在纪闫鑫脸上看不到喜悦,不免忧心:“大哥,这么大的喜事,你怎么苦着一张脸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累了!你现在就领着柱子去,那小子,高兴得找不到北了,对了,不要带何芳菲出门,最近还是让她安分些为好!”纪闫鑫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欠,着实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纪闫坤心疼的叮咛:“大哥,你好生睡一觉,婚礼你就甭操心了,我一定按柱子的意愿,安排得妥妥贴贴!”

    “有你当兄弟,我真是有福气!去吧。”纪闫鑫抬手揉着太阳穴,缓缓闭上眼睛,纪闫坤退出门去,轻轻的关上门。

    听闻脚步声渐行渐远,纪闫鑫猛地睁开眼睛,快步走出书房,进入卧室,悄然立在窗口,朝外张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芳菲坐在院子一侧的凉亭里,闷闷不乐,她正为柱子出门不带她而生气,胸腔里满满当当都是怨气,气恼的骂道:“死柱子,还说在乎我,一辈子对我好,这还没把我娶到手呢,倒是敢把我撇下不管了,要是真的嫁进门,成了他纪家的人,我岂不是更惨?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脚步声,何芳菲的怨言戛然而止,佯装若无其事,并未回头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,突然停下,紧接着传来了纪闫鑫的声音:“芳菲,咱们谈谈?”

    何芳菲闻声而动,起身转面望着纪闫鑫,笑意盈盈:“伯父,有啥话,您直说!”

    “坐下说!”纪闫鑫朝前迈了几步,在何芳菲对面的石凳上落座,与她隔桌而坐。

    何芳菲面带笑意坐下,心中却揣测着纪闫鑫的用意。

    纪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